“杀了你?那我可舍不得!”

  听得莫晴这绝望到气极败坏的声音,陆树风眼眸之中射发出一丝欲念的光芒,听在前者的耳中,只觉更加惊惶。

  对一个女人来说,最可怕的并不是直接被敌人杀死,而是在临死之前保不住自己的清白,此刻的莫晴,无疑就是面临这样的可怕境地。

  莫晴知道自身条件不错,无论是在潜龙大陆的玉壶宗,还是在腾龙大陆的炼脉师总会,追求她的年轻才俊都是不计其数。

  只不过莫晴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云笑,对于其他人的热情视而不见,以前的她天赋惊人得天独厚,倒也没有人敢对她用强。

  来到九重龙霄圣医盟之后,莫晴更是被盟主魏歧收为嫡传弟子,加上这一重身份背景,就算是宁书佑吴剑通等人对她有所青睐,却也不敢用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方法。

  可是今时今日,陆家自问已经掌控了圣医盟的局面,那位陆家家主又对莫晴体内的火之极火极度觊觎,这才将两大陆家天才悄悄派了过来。

  在一众圣医盟至圣境长老们全都陷入险境,那些洞幽境的执事也被悄然控制之后,在陆绝天看来,整个圣医盟,已经不可能有人能阻止陆树风二人了。

  别人对莫晴的身份有着诸多顾忌,但是这位陆家大少却是没有半点的感觉,相反能欺负这些实力惊人的不俗天才,于他来说还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。

  作为陆家第一天才,陆树风人如其名,长得玉树临风,这些年想要对他投怀送抱的美貌女子数不胜数,但他要么是不屑一顾,要么是玩过便算,从来没有引起重视。

  也只有眼前这个叫莫晴的医脉天才,在陆树风看到第一眼的时候,就被其深深吸引了,尤其是在得知这黑衣少女的天赋之时。

  既然决定追求莫晴,陆树风自然是要去了解一番的,没想到这一了解,竟然让他大吃一惊。

  这个初来乍到的圣医盟天才少女,天赋竟然比起他这个陆家第一天才来,都不遑多让了。

  要知道莫晴满打满算才加入圣医盟两年的时间,而就是这短短两年时间,她从一个只有凌云境修为的垫底修者,一跃而成九重龙霄排名前列的顶尖天才。

  整个大陆之上,年纪轻轻突破到半步洞幽境的天才屈指可数,莫晴的年纪比陆树风等人还要小上许多,这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  再加上莫晴身怀纯阳仙体,不仅天生就有一股独特的气质,在炼脉一道上的天赋更是惊人之极,几乎都不比陆树风弱了。

  听药居那一次另类的比试,让得陆树风终于是明白,至少在辨认天材地宝这一项上,或者说火属性的天材地宝之上,自己恐怕比莫晴还差着一筹。

  但此时此刻,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陆树风自以为已经掌控了全局,眼前这个无论是修炼天赋还是炼脉天赋都惊人之极的少女,终将落下自己的摆弄之中。

  “嘿嘿,乖乖跟哥哥走罢!”

  志得意满的陆树风,看着眼前似乎很是无助的黑衣少女,愈发得意之下,那张开的右手五指,已是朝着莫晴的脖颈轻轻抓来。

  别看陆树这一抓看似轻柔,实则蕴含着他洞幽境初期的脉气加持,在他看来,在这一爪之下,眼前这个只有半步洞幽境的天才少女,绝对是手到擒来。

  只可惜陆树风确实是比莫晴厉害,但是后者的某些东西他却未必清楚,比如说那纯阳仙体,在倏然爆发的时候,必然会让他大吃一惊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同下地狱吧!”

  见得陆树风一抓而来,自知无幸的莫晴,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,同时将体内纯阳仙体的力量,尽数催发了出来。

  而这一刻莫晴催发纯阳体的力量,却不是想让自己能抗衡更久,因为她知道这都是无用功,她不是云笑,想要以半步洞幽境力抗真正的洞幽境初期天才,还是太过勉强了。

  但不要忘了,莫晴可不仅仅只有纯阳仙体这一重底牌,在她的体内,还有着从听药居得来的一朵火之极火呢,这可是真正的混沌子火,威力无铸。

  莫晴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,哪怕是全数催发纯阳仙体的力量,伤到陆树风的机率也无限接近于零,因此她只能是寄希望于火之极火了。

  按理说,这朵还没有被莫晴炼化融合过的混沌子火,最多也就是能存储在她的体内,不致让她受伤罢了,绝不可能如臂使指地施展出来伤敌制胜。

  可巧就巧在莫晴乃是得天独厚的纯阳仙体,天生对火属性的天材地宝,都有一定的吸引作用,这也是她能发现火之极火的原因之一。

  这一刻莫晴固然是不可能如自己的祖脉之火般控制火之极火,但是在催发纯阳仙体的一瞬间,让其朝着一个方向爆发,那还是能勉强做到的。

  让莫晴觉得可能会成功的原因,还是因为他面前的这个陆家大少,自以为胜券在握,根本对她没有任何的防备,这就给她创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  轰!

  就在陆树风志得意满,右手五指眼看就要抓在莫晴的脖颈之上时,却不料一股强横的能量波动突然从后者身上升腾而起,紧接着一抹炽热已是扑面而来。

  当陆树风眼眸之中火光闪动之时,他不由暗叫了一声不好,似乎已经明白对方是用了一些什么手段,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,却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  “该死,她怎么可能操控得了没有炼化的混沌子火?”

  此刻陆树风心中的咆哮之声,昭显了他的百思不得其解,正是因为他对混沌子火有所了解,这才感到震惊莫名。

  据陆树风所知,混沌之火乃是天下万火之祖,就算是低上一筹的混沌子火,恐怕也不是一般的祖脉之火,或者说妖火兽火所能比拟。

  但陆树风也知道,正是因为混沌子火威力无穷,这才不是非同一般的难炼化,他可以清楚地知道,这么短短的十数日时间之中,莫晴绝不可能炼化成功。

  既然如此,刚才的陆树风就从来没有觉得对方能控制火之极火,甚至他还想着,在收拾了莫晴之后,如何将那混沌子火给收走呢。

  如果在没有炼化混沌子火之前,贸然施展这种神火的话,最大的可能还是引火烧身,将自己焚烧成一袭灰烬,却对敌人构不成半点的威胁。

  可是现在,陆树风眼眸之中的火光可不是假的,感受到的那抹炽热也是真真切切,那就是冲着他怒轰而来的火之极火。

  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陆树风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动作。

  在他刚刚一缩手的当口,火之极火的火焰,便已经从他手背之处一掠而过,既而拍打在了他的那张俊脸之上。

  “啊!”

  一道凄厉的惨叫之声从陆树风口中传出,不仅是让刚才身受重伤的宁书佑脸现怪异之色,更让得旁边正在激烈战斗的吴剑通和陆展白,都是下意识地停下了手来。

  这两大天才原本就是半斤八两,这些年努力修炼,竟然也没有被对方落下太多,这一场战斗真是势均力敌,谁也奈何不得谁。

  而倏然分开的两人,看到那边的情形之时,脸色却是各有不同,其中吴剑通是又惊又喜,反观陆家三少陆展白,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了。

  因为二人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,那可是堂堂的陆家第一天才陆树风啊,货真价实的洞幽境初期天才,收拾一个半步洞幽境的莫晴还不是手到擒来吗?

  可是现在,上位者的陆树风,竟然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,就算是吴剑通和陆展白还没有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,却也已经能猜到一些端倪了。

  尤其是陆展白,此刻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的那位便宜大哥,似乎想要看到一个究竟,到底是什么原因,才让陆树风发出那一道如此凄厉的惨叫?

  再过片刻,陆树风终于是强行忍住了不再发出声音,只不过其转过来的那一张脸,却是让旁边三人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甚至身形都有些颤抖了起来。

  因为此刻的陆树风,那一张原本英俊的左半边脸颊已是血肉模糊,头发披散下来,看起来很有些可畏可怖,曾经的潇洒风流早已不复存在。

  除了这张脸之外,陆树风的那只右手手背,也在不断朝着下方滴着鲜血,一看就是被一种极强火焰烧伤的结果。

  不过相对于脸上的剧痛,陆树风觉得手上的痛楚也不是那么重要了,他清楚地知道,自己在一个不慎之下,这张让无数少女痴迷的俏脸,恐怕就要一朝不复存在了。

  别看陆树风以前并不是太看重自己的这张脸,认为人生在世,只有脉气修为战斗力才是最重要的,他能成为陆家第一天才,靠的也绝不是这张俏脸。

万博原生体育app买球靠谱吗  可不管怎么说,长着这样一张英俊的脸庞,也让陆树风这些年行走大陆多了许多的方便,他也很是享受那种还没有展示出自己的修为,就能让无数少女主动投怀送抱的感觉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十点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dshu.com/book/2481/236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