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生出来的儿子自然是不会差的。

????“这龙脉的底下迈着千吨的火药,你们还要炸吗?”

????男子开口,便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站在这里的所有人,谁也没有怀疑他的话,心下一惊,顿时一阵后怕。

????要是刚刚真的点燃了火药,定将引爆深埋在地下的火药,千吨的火药一旦引爆,他们这里的所有人也就跟着陪葬了。

????太子面色顿时青紫,半天才缓过来。一挥手,手下的人赶紧小心翼翼的搬走了刚刚罗在石门口的所有火药。

????“你是什么人?”

????风华绝代的男子上下大打量了太子一遍,不知何故,摇了摇头。

????“你可是百里家的人,这是来炸自己家的老底的?早知你们百里家都不在乎这点老底,我们这些人何苦守着这座硬邦邦的石门上百年。”

????被男子一阵挖苦,太子的面色可谓变幻不停,一会青紫,一会黑红。

????“哈哈……古仁,多年不见,你的嘴还是那样的得理不饶人啊!”

????这时,从众人身后走出一位一身阴暗气质的黑衣人,黑衣人自己摘掉了面罩,露出一张阴戾的脸。别人或许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此时站在一旁的沈小夏却知道。

????正是抚养胡清长大的爷爷。

????对面风华绝代的男子大概是没有想到,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认识自己,眼中很是疑惑,当看到走出来的老者时,让月光失华的眉目中也尽显疑惑。

????“不认识老夫可以,但是你不会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吧?”

????说着,指着‘胡清’得意大笑。

????“当年古忠遇难,你只身前去营救,留下的孩子,你不会忘了吧?”

????古仁回想到了什么,瞳孔缩了又缩,周身泛出冷意。四周的冷风好像又大了许多,刮的人站都站不稳,只觉得浑身冰冷,好似一下子置于寒冬腊月。

????古仁把目光转向‘胡清’,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,突然笑了,刚刚冰冷的面容如云破月开,秀逸绝美,霎时间令人目眩神迷。他的俊美,能让人忽视了他的年龄,沈小夏忍不住想到多年以后的胡清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,红颜祸水啊!

????“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大一个儿子,我是不是要谢谢你。”

????“在下楚逆。”

????古仁一听,刚刚恢复温暖的目光再度降到冰点,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,顷刻间拔剑刺来。

????众人还都没明白怎么回事,都在消化着刚刚两人对话中的信息,怎么二人就一言不和把刀相对了?

????但是谁也没有出手的意思,都抬起头,看着已经开始交手,打的天昏地暗的两个人。

????二人的武功都是登峰造极的高手,动起手来,刮起的风暴比着谷底的璇风还要厉害,众人只能眯起眼睛,才能勉强看见二人的动作。

????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去的时候,一支暗器突然向沈小夏的心口飞来。幸好沈小夏虽然目光被吸引走了,却一直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????瞬间侧身,但还是被暗器伤了手臂。

????“暗器有毒。”

????春花惊呼出声,小夏果断的拿出不医给的解毒丹吐了下去,但是面色已经变得青紫,看来这毒不可小觑,幸好没有被暗器伤及心口,不然定会当时毙命,再好的解毒丹药也来不及了。

????放暗器的人,见一招不成,立刻飞身而起,提剑劈来,却被沈小夏身边的暗卫拦下。

????几招之后,便落了下风,被撤下面罩。

????“楚暮荷?”

????沈小夏看着对方满含忿恨的眼睛和阴狠的脸,毫不意外的说出了她的名字。既然楚逆在这里,那么他的孙女楚暮荷能在这里就丝毫没有什么可意外的,只是没想到她会不顾一切的突然对自己出手。

????“是我,你还真是命大,清香公主没能要了你的命,今日我必要了你的命。”

????说着一声令下,跟在她身边的黑衣人顿时向沈小夏等人攻来。这些人一直都是站在‘胡清’的身后,沈小夏早就知道他们都是谁的人,也早有准备。

????“住手。”

????显然‘胡清’的话对这些黑衣人还说,并没有什么作用,‘胡清’也不意外,拔出手中的剑,带着胡虎加入了战斗。

????“表哥,你竟然帮着沈小夏,别忘了是谁把你养大的。”

????楚暮荷气急,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子对着自己拔剑相向,心中的对胡清的忿恨和沈小夏的嫉妒,一时达到了顶点,脑中完全忘记了之前爷爷交代的话,拿出一枚黑色的毒蛋直接向沈小夏等人抛了出去。

????迷烟四起,众人虽捂住了口鼻,但是已然是来不及。太子等人均中了毒,立刻坐地屏息排毒,幸好此毒不是什么绝命的毒药,只是让众人一时之间失去了力气而已。但是在此时这样的环境中,也无异于要命的。

????“攻,一定要杀了沈小夏。”

????此‘胡清’可不是彼胡清,自然对什么养育之恩是半点都不在乎,这也是沈小夏最初让二人替换身份的原因之一。

????‘胡清’出手是半点不会留情,一剑直接刺中楚暮荷的左肩之后,再次向她攻去。

????“表哥,你竟然伤我……”楚暮荷满眼的不可置信,对于胡清她还是了解的,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永远都是冰冰冷冷的,但却是最重情谊的人,爷爷对他的养育之恩,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才对,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?

????‘胡清’始终冰着一张脸,一句话也不说,手中的剑跟他的脸一样的冰冷。

????楚暮荷中了一剑之后,又中一剑。望着‘胡清’那张鬼斧神工都难以雕刻出来的绝世容颜,眼中的泪水忍不住滚落。

????“为什么?她沈小夏有什么好的?让你这样的护着她?”

????坐在地上已经缓和过来的沈小夏,又吞了不医的一颗解毒丹之后,面色终于回复了红润。

????她温温淡淡的一笑:“养育之恩难道就能挟恩以报吗?况且……”话落,望向打的难分胜负的古仁和楚逆二人。又道:“他是偷了人家的孩子,让他们父子分离,根本就是不怀好意,不找你们报仇就算了,你们还说的理直气壮,真会颠倒黑白,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?”

????如今沈小夏还是有一点不明所有,既然是楚逆用诡计得了古仁的孩子,为到达什么目的。可是他为什么是收留了胡清一人?胡离为什会在南海国长大?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十点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dshu.com/book/92572/559/